教育領域是偉大的實驗場地

カテゴリー │教育

  改革、創新需要進行實驗,無論是自然科學還是社會科學概莫能外。遙想過往,我國古代的曲阜杏壇、嶽麓書院、古希臘的柏拉圖學園和美國的芝加哥實驗學校,都是進行教育實驗的嘗試,是最早的新教育實驗的典范。筆者曾在《光明日報》發表了《教育改革必須以實驗來推動》一文,目的在於呼籲教育工作者們走出紙上談兵的研究教育的窠臼,正如創新之父約塞夫·熊彼特在彌留之際的遺言所說:“行動——光有理想和理論是不夠的,只有行動起來,努力改變現狀才是真正對理論的拓荒。”


  蘇聯教育家阿·波利阿耶夫曾說:“教育領域是一塊偉大的實驗場地。”唯有教育實驗才能推動教育改革前行,這已是被教育史證明了的一條鐵的規律。我國是一個人口眾多的大國,根據2014年的統計數據,在校就讀的各類學生約2.5億,其中高校在校學生3559萬人。照理說,我國擁有無與倫比的教育實驗資源,應該產生更多傑出的教育家。但可惜的是,我國在世界有影響的著名的教育家並不多,在世界上有影響的教育經典著作也較少,這與缺乏有遠見的教育實驗家不無關系。

技工學徒訓練計劃有志成為機電的專員,投身工程或技術部門的人士可透過三或四年的訓練過程,學習有關機械、電氣裝置、電氣打磨、電纜接駁以及架空電纜等基本知識,最後獲派往其中一個工程部門,從中再累積寶貴的實踐經驗。

  在中國近代史上,首開教育實驗之先河非陶行知先生莫屬,他於1927年創辦了南京曉莊試驗師范學校,致力於大眾化教育。可惜,學校被國民黨軍政府查封,他本人遭到通緝,曉莊師范學校被迫停辦。雖然這個學校僅存在了3年的時間,但仍然培養出了200多名抗日戰爭的骨幹分子,為中國抗日戰爭的勝利作出貢獻。自20世紀80年代開始,中國民間出現了民辦教育的熱潮,但就高等教育而言,他們並沒有提出明確的教育改革實驗宗旨與目的,而是亦步亦趨地模仿公立大學的模式,並沒有為我國高等教育多樣化提供任何經驗。


  但是,自21世紀初,由朱永新先生所倡導的新教育實驗,卻是一個非常可喜的教育現象,給我國的教育改革吹入了一股清新之風。在我看來,朱永新先生是中國當代新教育實驗的播火者,他要把新教育實驗之火種播撒到大江南北,讓星星之火燎原神州大地。

了解更多有關幼稚園申請流程及入學要求。幼稚園提供網上申請幼稚園K2 & K3 班,有流程可於有關頁面瀏覽。

  朱永新先生致力於推動一項被認為是草根性的教育改革,他的這個靈感是怎樣產生的呢?他告訴我說:“1999年,我在閱讀《管理學大師德魯克》時,其中一段話震撼了我。熊彼特說:‘到了我這樣的年齡,我知道僅僅憑自己的著作流芳百世是不夠的,除非我能夠改變和影響人們的生活。’”朱永新猛烈地感到,這些年自己雖然寫了許多著作,其實並沒有走近教育生活,更談不上影響和改變教師的生活。於是,他決定改變話語的方式,改變行走的方式,真正地走近教師,走近我們的教育生活。


  一切創造都是源於靈感,而朱永新的這個靈感,不僅改變了他研究教育的方式,而且導致了一場規模浩大的新教育實驗運動,真有勢不可當之勢。


  文章轉自:http://news.gmw.cn/2018-08/26/content_30780087.htm



タグ :教育

同じカテゴリー(教育)の記事
 “網絡”與檔案學教學的整合 (2019-05-24 17:04)
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