遠去了夏便是秋過完了秋便是冬

カテゴリー

歎世間的花紅,世間的柳綠,何止萬千,何止百種?但真正能走入佛眼,直入道心,能被理學大師用情感打磨、用巧手拋光、而後被悉心塑造成一種文化喻像、且能被詩詞與文化大家反複歌詠、被布衣、被百姓認同,千百年來,曆久不衰的風物,恐怕不多!

蓮,應該是最美的一種。

蓮,從詩經“彼澤之坡,有蒲有荷”的歌謠裏款款情深地走出一路走來,“蓮子”即“憐子”就縱橫交錯、諧音雙關地鑲嵌在人們的心中,讓蓮蕊香塵滾滾!

佛曾經拈花微笑,佛祖對眾生說:蓮與我有緣,與你有緣


佛說,你看,蓮有四德,一香、二淨、三柔軟、四可愛;你看世間凡塵,花卉果木,無一都是先開花,後結果,唯有蓮,她在開花的同時,結實的蓮蓬已具,華實齊生,仿佛能同時體現我們眾生的過去、現在、未來,故而我在選為駕座之時,也是我悟道人生成佛的根本,於我,在我凡胎被誕化為佛、在我開始普渡眾生之日,生我的地方,便有紫光萬道,祥雲朵多,十方七步,步步蓮蓬。

蓮是佛的道本,也是佛的眼心。通觀世事的佛,慈悲萬方,他要將此美妙的方物,齊齊分與大眾。於是,他妙手摘下一朵,撒下一方聖物。於是,周敦頤看見了滿池搖曳生姿的翠荷,他在贊歎之餘,望荷思考,體會佛心,感受道本,終於,在某個樸素的黃昏,或是微雨的午後,他用凡人的眼光,用理學家的嚴謹,疏理出蓮的根本:出淤泥而不染的純潔,濯清漣而不妖的質樸,中通外直、不蔓不枝的正直,香遠益清、亭亭靜植的美好風度,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令人不可輕慢的氣質,讓後輩的我們在欣賞這方美妙的聖物之餘,一定會多一分崇敬,並在崇敬中放輕腳步。

我們的世世凡塵,塵煙滾滾,每一個人的初始,醫學美容中心我相信都應是倡導眾生平等的佛刻意種下的蓮荷,於是,我們每一個人都成了是站在“淤泥”中的植物,但是,面對淤泥,每一個人的修為、定止各不相同,雖然經過努力、奮鬥,有的開了花,有的結了果,但更多的,卻是被“淤泥”吞噬。臺灣的作家柏楊就感歎社會是個磁性太強的“大染缸”,扔進去十年二十年,提出來一看,都變了顏色。

能開出花,能夠不變色,站在淤泥中的,是荷,站在世間的,是君子!

在佛的偈語中,那片“淤泥”是紅塵;在君子的道中,那片紅塵是自潔、自尊與自重的系統。

佛教人解脫人生的苦難,人生是苦海,是火宅。成佛,是最高境界,蓮出淤泥而生鮮花美葉,正如佛教解脫的過程。

君子用出塵的心淡然物欲,安時處順而不隨隨波逐流,中醫師

用佛的隱忍,用道的大義提升人的品德,正是荷花開而結蓬的過程!

我雖然不是君子,但我仰慕並愛蓮荷。愛蓮荷的禪意飄香,愛君子的自潔系統。愛蓮荷的卓越風姿,愛君子的道心溫潤。當然,我也愛詩人的深情贊美、款款溫柔。聽席慕容共振的歌聲,今天還能同頻在多少人的心坎、流淌在多少人曾經或真實或夢中走過的荷塘之中———

我/是一朵盛開的夏荷/多希望/你能看見現在的我//風霜還不曾侵蝕/秋雨還未曾滴落/青澀的季節又已離我遠去/我已亭亭不憂也不懼//現在正是/最美麗的時候/重門卻已深鎖/在芬芳的笑魘之後/誰人知我蓮的心事/無緣的你哦/不是來得太早就是/太遲

荷的身韻將要在真實的自然中離我們遠走,而我們,今天,該用怎樣的心情遠送,遠送這淨世的花朵?!






此時的烏鎮靜謐安閑悠遠古樸

カテゴリー



我是循著前世的夢來到這裏的,我是循著雨巷中那把油紙傘來到這裏的。這裏有我今生解不開的情節,拋不掉的相思,忘不了的塵緣。是誰,手握橫笛掬香滿衣?是誰,在真實的夢裏與我相遇?是誰,在寂寥而悠長的雨巷,為我撐起油紙傘,撐起一片沒有委屈的天空?只因你的思念早已鐫刻在我前世的夢裏,所以,我才來到這相思如煙的雨巷尋你。

當我來到柔情似水的雨巷烏鎮時,已是中午時分。Pretty renew 旺角一座座清韻悠悠的小橋古樸典雅;一條條烏篷船在微波蕩漾的河面上穿梭往來;一排排散發著古老氣息的木屋與小橋流水交相輝映。在這樣一個恬靜幽雅的水鄉裏,可以悠閑的在青石板上漫步,可以安靜的與心靈對話。於是,淡淡的思緒便清清淺淺地撒落在我與烏鎮安靜相約的時光裏。

。曲曲折折的青石板路,由於年久的磨合顯得光亮平滑,古舊的門楣殘雕和斑駁的漆痕昭示出時光的魅力,在典型的江南水鄉,水與橋是其最主要的基調,也是最為濃墨重彩的風景。烏鎮所有的房屋,都是臨水而居,面水而居,跨水而居。烏鎮的水閣空架在河流之上,遠遠看去,象飄在水上的船。微風吹過,仿佛這些水閣也隨著河水的流動而飄搖,好一幅天然純淨的水墨畫。

水與鎮相融,橋與街相通。清澈如鏡的河面上漂泊著無數條烏篷船,頭戴氈帽的船工輕松的搖著漿,偶而可以聽到別具韻味的江南小調,伴著古色古香的小鎮,Pretty renew 旺角猶如一首典雅的古曲,彈奏著和諧的韻律。

在烏鎮,以河成街,兩岸星羅棋布的商鋪仍能顯示出當年的繁華與歌舞升平。烏鎮的百床館,木雕館,民俗館,錢幣館,染坊、酒坊,皮影戲館各具特色,最值得參觀的是茅盾故居。想遠古雅士聚臨河水閣,憑欄對酌,暢舒豪情。何曾想到過今天的繁華盛世。

烏鎮像一本書,一本文化厚重、內涵豐富的史書。烏鎮像一首詩,一首柔情似水、清新雋永的詩。烏鎮像一幅畫,一幅濃淡相宜、意境深遠的風景畫。

風裏一池楊柳,月邊滿樹梨花,烏鎮有著詩意的朦朧和雅致;青水碧於天,Pretty renew 旺角畫船聽雨眠,烏鎮有著詩意的閑情和安靜;夜船吹笛雨瀟瀟,人語驛邊橋,烏鎮有著詩意的厚重和滄桑。惟其寧靜,所以澄明,惟其淡泊,所以致遠。烏鎮有著世外桃源般的恬靜淡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