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走在時光裡的人

カテゴリー

 

 喜歡或者討厭,是讓人莫名其妙的事情。時光越老,人心越淡。過程是飲盡千江之水,賞遍萬古明月。看一卷泛潮的書,重複幾段老舊的故事,演繹幾場註定的離合。素履之往,行走人間,看白鳥驚枝,落花滿身,唯靈山是歸途。茶有濃淡,有冷暖,亦有悲歡。懂得品茶的人,是一個願意讓自己活得簡潔的人。時光若水,無言即大美。一個人開悟不是因為有富足的家產,不是有深邃的思想,也不是有出眾的才能,而是有玄妙的機緣,有樸素的禪心。一個感知自然、尊重生命的人,必先得到證悟。人生百味,世事洞明。佛經雲:“覺知多欲為苦。生死疲勞,從貪欲起;少欲無為,身心自在。”希望能有個人,在我說沒事的時候,知道我不是真的沒事;能有個人,在我強顏歡笑的時候,知道我不是真的開心。我們無須為了註定的悲劇,選擇感傷。無論前方的路有多遠,消除我執,此後風餐露飲,海天雲闊,都是歸屬割捨就是得到,殘缺就是圓滿。誰都無權評判你。他們也許聽過你的事情,但他們感受不到你所經歷的一切。
  
那些動盪不安的世事,已化作流水淡煙。風月情愁的昨天,也只是刹那驚鴻。身處繁華俗世,太多色彩紛呈的誘惑讓人難以抗拒。多少人,可以捨棄絲綢錦緞,而著粗布素衣;可以捨棄玉粒金蓴,而食清茶淡飯。同在世間行走,有些人要嘗遍市井煙火才肯甘休,有些人的心早已回歸山林,願與山水共清歡。一個人唯有將鋒芒磨盡,才可以真正自在淡然。那時候,更懂得平靜地對待人生的聚散離合,接受歲月贈予的苦難與蒼桑。有誰能給我一段老時光,獨坐在綠苔滋長的木窗下,泡一壺閑茶。不去管,那南飛燕子,何日才可以返家。不去問,那一葉小舟,又會放逐到哪裡的天涯。不去想,那些走過的歲月,到底多少是真,多少是假。如果可以,我只想做一株遺世的梅花,守著寂寞的年華,在老去的渡口,和某個歸人,一起靜看日落煙霞。
  
  時間是往前走的,鐘不可能倒著轉,所以一切事只要過去,就再也不能回頭。這世界上即使看來像回頭的事,也都是面對著完成的。我們可以轉身,但是不必回頭,即使有一天,你發現自己走錯了,你也應該轉身,大步朝著對的方向去,而不是回頭怨自己錯了。我們的生命,就是以不斷出發的姿勢得到重生。為某些只有自己才能感知的來自內心的召喚,走在路上,無法停息。行吟山水,一夢千年。

看過姹紫嫣紅,鶯飛燕舞,又見竹風穿庭,碧荷生香;看過落霞孤鶩、秋水長天,又見素雪紛飛、寒梅傲枝。其間有不少清涼冷落的場景,也不乏親善溫暖的片段。時光就這麼老去了,老去了。那時候洗盡鉛華的你我,只守著一扇小窗,看舊時庭院,飛雨落花。遠處,鐘聲縹緲,隔世經年。